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miku porn,新手必看

有没有功夫,一出手就能看个真切,叶凡早看出云鸽步伐稳健,呼吸绵长,看出是个好手,到她一出脚,才知道走眼,这哪是好手,明明一高手。

  电石火光间,云鸽的一脚已经快踢到叶凡的脸上,她仿佛都能看到叶凡和着血沫子口吐几颗大牙,人侧飞出几步,倒地抽搐几下后晕倒的情形。

  可是鬼一般的,十拿九稳的一脚竟然落空了,叶凡鬼一般消失了。

  人呢,人哪去了?云鸽保持上踢的姿势楞了一下神,耳边传来一个声音:“还真是紫色的,啧啧,就那么点布料,遮到的地方可真不多。

  不对,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布料呢,遮到的地方太多了。

  ”顺着声音看去,云鸽耳根子红透,一股热涌到肺部,差点喷出一口甜血来,因为叶凡笑眯眯蹲在她脚边上,视野好极了。

  “我杀了你!”云鸽气疯了,放开手脚,一点不留手,高高扬起的腿改下劈,脚跟直劈叶凡的后脑勺。

  叶凡刚才蹲下躲过侧踢,这次双手在地上一撑,双手双脚用力朝边上挪了点,距离不多不少,刚好够躲开云鸽的脚。

  用尽全身力气,势大力沉的一个下劈落空,云鸽的脚跟实打实的落在坚硬的水泥路边上,痛得浑身打哆嗦,想继续踢叶凡,可腿脚不利索,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,抱着腿咧着嘴,像是痛极了。

  叶凡笑语道:“看你的身手,没高人教不出来,你师父没教过你,不死战不可以用全力,出拳留一份劲,关键时候好卸力?”“不用你管,王八蛋,你不得好死!”云鸽怒骂道。

  “行,我就没指着好死,我看看你脚。

  ”叶凡不由分说坐在云鸽边上,把她两条小腿搁在自己腿上,抓住她受伤的脚。

  “混蛋,你放开我!”云鸽又羞又气,想抽回腿,却没叶凡大力,只得用另一只脚往他腰上踹,我踹,我踹死你。

  “姑奶奶,我给你治伤,又不是让你怀孩子,至于吗?”叶凡被踹了几下,腰眼生疼,干脆屈指在云鸽腿上麻穴上弹了一下,让她消停下来。

  “王八蛋,我不要你假好心,你快放开我,滚得远远的!”云鸽两腿没法动,干脆用拳头打叶凡肩头。

  拳头如雨点般落下,但力道比腿上差了不止三倍,叶凡没觉得一点儿痛,也就由着云鸽。

  云鸽脚上穿着透气性极好的运动鞋,叶凡想先把鞋袜剥下来,可是刚解开鞋带往下剥,云鸽口中吐出:“痛!”痛苦难耐却发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自内心毫无掩饰做做的一个单音字节,让叶凡半边身子都麻了,漂亮女人是男人恩物这句话一点儿不假,极品美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,包括一个字都能勾男人的魂。

  叶凡坏笑着,脸蛋凑向云鸽,看着她的红唇,“给我亲一下好吗?”云鸽推开他的脸,“你休想!”“我也没打算今天亲你,看看这是什么?”叶凡晃了晃手上的鞋子,他分散了一下云鸽的注意力,快速给剥了下来。

  再小心翼翼剥下云鸽脚上袜子,叶凡目中出现一只晶莹圆润还带着浓浓女儿香的小脚丫子,美中不足的是,脚跟肿的像是馒头般。

  “你轻点,好痛。

  ”云鸽这会儿心里的火消了不少,注意力从叶凡身上移到了脚上。

  叶凡聚气于目使用天眼术,探查云鸽伤处,片刻后探查完毕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,老婆你的脚后跟骨头裂开了。

  ”“还没什么,骨头都裂了!”云鸽话出口,又觉得不对劲,“谁是你老婆?还有啊,你怎么知道我的骨头裂了?”叶凡说道:“行行行,不是我老婆成吧。

  孩子他妈,我是半个神仙,能看到一些凡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你的脚骨没什么大事,随便送一家医院包扎一下,吃点药,半个月就能完全愈合。

  ”“你滚开,我不想和你贫,遇上你算我倒霉,滚远点!”云鸽取出手机准备联系朋友来接自己,心里暗悔,遇上小人最好躲远点,自己没事和这叶凡这没廉耻的较真干嘛。

  叶凡探手夺下云鸽的手机,笑眯眯如老狐狸般说道:“和你打个商量,你的伤,我能立即给你治好。

  ”云鸽气鼓鼓说道:“你还真当自己是神仙了,滚一边去,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脸。

  ”“别管我是不是神仙,能治好你的伤是真的。

  可是啊,你总得有点回报吧。

  ”云鸽看了看伤脚,就算没伤到筋骨,单单消肿也得一两天,哪有立即治好的道理,叶凡的话她压根不信,“好啊,你治,你要能立即治好,让我干嘛都成。

  ”“话可是你说的,不能反悔。

  ”叶凡说完,开始在云鸽脚上忙活着。

  叶凡探手在云鸽受伤的脚跟处,轻轻摩挲了几下,指尖在上面画了一个符文,运内气注入其中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肉体速速复原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云鸽眼见叶凡古古怪怪的,一只手指碰在她的伤处,忽然间一股清凉的气息从他的指尖涌进自己的身体,不多时充盈了整只脚,眨眼间,肿处很快消退了,再没痛楚的感觉。

  云鸽揉了揉眼睛,没错,脚上的伤没了。

  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见鬼了。

  不对,世上哪里有鬼,难道是幻觉?再掐了下肉,不痛,再掐,还是不痛,确实是幻觉。

  “一点不痛,奇了怪了,我怎么做这种荒谬的梦?”云鸽自言自语道。

  叶凡痛呼:“喂,谁说你做梦了,你是不痛,可你掐的是我的腰!”“姓名?”“老公。

  ”“去你妹的,老实回答。

  ”“你不早就知道了,你老公我姓叶名凡。

  你就那么喜欢听你老公的名儿,要不我多说几遍?”“好,我忍,我脾气不好我也忍。

  你的年龄、籍贯、学历、家室,住址都报出来。

  ”“我比你小个一两岁吧,夏国人,幼儿园毕业,家世深不可测,后台比钻石还硬,不过保密不能说,暂时居无定所,以前住一大山沟里,地址也不能说。

  ”叶凡就穿个裤衩子坐在地上,腿上搁着云鸽的两条小腿,手在云鸽柔弱无骨的小脚上不老实着,嘴上敷衍着云鸽的问题。

  云鸽蹬了蹬腿,甩开叶凡的手,瞪着眼嘟着嘴娇俏说道:“气死我了,你这算什么回答,老实点,一五一十说出来,免得我动手。

  ”叶凡又摸上了云鸽小脚丫,这只小脚他可舍不得撒手,嘴上说道:“你拐弯抹角不就是想问我怎么把你的脚眨眼间治好了,对吧。

  ”云鸽点了点头,抽回小脚,捡起鞋袜穿好,好奇的打量着叶凡,“你快告诉我,刚才你到底用什么方法。

  我就算没学医,常识也知道伤不可能那么治好的,你到底用什么办法治的?”“那我实话说了,我用的是仙术,你要想学,只要做我老婆我就教你,男女修炼更有效哦,要不咱们试试?”叶凡说道,虽然有点玩笑的味道,可他用的确实是仙术,或者说伪仙术,也可以说是道术。

  “仙你妹,有神仙像你这样?哎,你怎么摸上腿了。

  ”难怪一遇见自己就苦大仇深的,原来云鸽看到了他和于梦瑶的事情,叶凡说道:“就是仙法咯,不信也没办法。

  别管我用什么方法了,把你伤治好了是真真的,报答嘛,别的不要,我就要你以身相许,给我生几个胖娃娃。

  ”叶凡边说,边盯着云鸽的身前,嗯,虽然不如于梦瑶,可同时喂饱双胞胎,应该不成问题。

  被叶凡盯着看,云鸽别过眼去,脸色一红,可想而知昨晚上那个女人受了何等残酷的摧残。

  好啊,明明有女人,还来招惹人家,云鸽心里有气,把叶凡凑近的脸推开,凶道:“你做梦去吧!”站起身,拍掉屁股上的灰土,叶凡说道:“说了是仙术,信不信由你。

  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,又是同路,载我一程,送我去花都市怎么样?”“你去花都市干嘛?”“我去花都市,自然有我的原因。

  ”叶凡伸出手,“老佛爷,还要我拉您起来呢?”“德行!”打开叶凡的手,云鸽自个儿站了起来,随意走动了一下,神了,一点不适感觉都没有,腿脚麻利着呢。

  云鸽双手环抱身前,歪着头绕着叶凡身边转悠,仿佛想把他看个通透。

  叶凡说道:“知道我身材好,你也不用那么直接,这里人虽然少,可还是有人看到。

  瞧见刚才骑着电瓶车那大姑娘看你的眼神没,八成把你这个交警看成色女郎了。

  还是,你真想对我做什么?”云鸽只顾着瞧,也不理叶凡,末了伸出手,在叶凡胳膊上摸了摸。

  摸完胳膊,又摸了摸他的后背和胸口,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大活人,不是个鬼怪。

  被云鸽的手弄得痒痒的,叶凡抓住她的手,玩笑道:“我可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大少,你可别伸出魔爪,我怕。

  ”“你是正经人,猪都会上树,狗都会说人话。

  ”云鸽瞧着叶凡,想着该怎么办,他的治病手法很高明,就像是神仙一般,可是他的脸越看越可恶,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算得上一极品美少年,可是一脸坏笑,嘴上手上心里都不老实。

  

我捂着痛苦不堪的小弟弟,虽然唐小雨这一拳头没用上对大的力气,不过我刚刚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扬的抬着头,此刻被唐小雨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。

  靠!不会以后都废了吧!这个不讲情面的死妮子,不就是正好顶到她屁股里了吗!再怎么说还隔着裤子呢!不过这话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,唐小雨小时候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格,再加上我自知理亏,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。

  我拖着两条无力的腿就回到了车上,唐小雨竟然还和一个老大爷换了座,看来我刚刚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。

  “快点下车,我们先在车站附近找个小宾馆住!”唐小雨冷着脸,对我也没个笑模样。

  女人生气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讲理的,这是我从我爸(完美暗恋)那里多年体会到的经验,我也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  没想到车站附近的小宾馆也异常火爆,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。

  宾馆的老板娘挺了挺比赵宛如还大的两个肉球,故意的向我旁边蹭了蹭,胸口的衣服低的,我连里面什么颜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“超薄带颗粒的要不?又舒服又带感,保证女人不停的缠着你要!”老板娘拿着两个袖珍的小盒子,对着我晃了晃,媚笑得脸上的的肉不停的发抖。

  什么意思?我这种头一次进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这是什么,不过似乎和书上讲的杜蕾斯的包装好像。

  “两个房间!”嘭的一声,唐小雨黑着脸就把身份证拍到了前台上,吓得我的小心脏一抖。

  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对了,我刚刚想要接过老板娘手里的哪两个套套,就被唐小雨拽着衣服拎到了屋子里。

  “李松,你妈将你交给我看着,你就给我老实的跟着我打工,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离远点,对你不好!”一个老妈把我压得死死的,不过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,也没地方用。

  最主要还花钱,我刚刚看了标签价格,那么个小破东西竟然要20块钱。

  靠!还不如去抢呢!“我出去看看,你别乱走,好好在屋里呆着。

  ”唐小雨将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。

  我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还真怕自己再走丢了,反正在车上也没睡好。

  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。

  这里别看地方小了一些,可是比我家里的那个床舒服多了。

  没多久我就进入了梦想……“咚咚咚……”应该是走错的,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钥匙,她进来也不会敲门,我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靠!还让不让人睡了!我一脸煞气的推开了门,没想到竟然是个光鲜亮丽的妹子站在门口。

  一身别致的旗袍装,紧致的包裹着她婀娜的身材,黑色的丝袜,高脚的高跟鞋,看得我眼睛都不够转了。

  “你……你找错了吧?我不认识你。

  ”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,身子向前靠了一步,正好挡在了我要关的门上。

  在我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,女人直接解开了她旗袍的第一个扣子,最主要她还在走廊里。

  难道这就是城市里的女人?我一直听说城市里的人都很开放,可是这样大庭广众的解衣扣我还是有些理解不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171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4527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4993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3078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6685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4088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3411.html

https://www.cause-bracelets.com/twe.aspx?6053.html